【毒害人生四之三】歹徒毒打餵毒再逼贩毒还债青年当毒贩吸毒染爱

2020-06-13 阅读925 点赞388
【毒害人生四之三】歹徒毒打餵毒再逼贩毒还债青年当毒贩吸毒染爱【毒害人生四之三】歹徒毒打餵毒再逼贩毒还债青年当毒贩吸毒染爱【毒害人生四之三】歹徒毒打餵毒再逼贩毒还债青年当毒贩吸毒染爱【毒害人生四之三】歹徒毒打餵毒再逼贩毒还债青年当毒贩吸毒染爱

现年28岁的诺亚是一名在毒海浮沉的爱滋病患。5年前,他为了追随爱情而离开家乡砂拉越,然后飘洋过海到西马的大都会──吉隆坡发展。

当时的吉隆坡对他来说很陌生,尤其是繁忙的街道和市中心熙来攘往的人潮,更是让初来乍到的他感到极度不习惯。然而,爱情总能赋予人类一股神奇的力量和冲劲,使得深陷爱情的人即使面对再艰难的环境,也可以凭着心中强大的爱意去克服。

就这样,诺亚在爱情力量的支撑下,在吉隆坡待了好长一段时间。对他来说,那绝对是一段黄金岁月,他把这段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挚爱。

如果他的一生就只是需要为爱付出,或只是为着爱情而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那或许还可算是相当幸福的人生,不过,现实却是残酷的,他和另一半在吉隆坡生活一段时间后,他就因为受到损友的拖累而坠入万劫不复的炼狱。

他说,他染上毒瘾的原因很戏剧化。他还记得,一年前的某一天,他的一名好朋友要结婚了,热心的他便帮忙好友筹备婚礼。

但他并不晓得,这位长得白净斯文的好朋友实际上是一名毒贩,且暗地里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并在外头结下不少樑子。

惨成贩毒朋友代罪羔羊

有一天,当诺亚随同这名好朋友共车外出準备有关婚礼的事宜时,途中,他们的轿车突然被一辆车拦住。接着,3名自称是警察的男子便从车上下来,并把诺亚及其朋友带上车,然后用纱布捆住他们两人的手,并以麻袋罩在他们的头上,然后把他们载到一个陌生地点。

“我们被困在哪里3天,在这期间,我们两人被对方狂打,尤其是身体最脆弱的部分,像是腹部更是多次被拳打脚踢。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幺事情,后来,我还被打到尿失禁。那些人还把不知名的毒品放入针筒内,然后将毒品注入我们的身体。我只觉得自己都快疯了,且精神状态全面崩溃。”

提起这段惨无人道的经历时,诺亚的语气平静,像是在说着别人的经历般冷静。

几天后,他和朋友终被释放。过后,他的朋友竟独自逃到外国,任由不知情的他沦为代罪羔羊。正当他以为雨过天晴时,那群自称是警察的男子再次找上门来,并以各种凶狠的手段逼迫他贩毒,以便代为偿还他的朋友欠下的债务。

“他们还以我的家人和亲友的人身安全来威胁我,逼我就範,我因害怕家人受牵连,最终只好妥协,从此沦为他们的傀儡,替他们贩毒。”

在那段期间,担心牵连家人的他把自己“封锁”起来,然后每个月準时把通过贩毒赚到的金钱交给中间人,藉此保住家人的安全。

压力过大边吸毒边性交

诺亚说,一般毒贩都会先亲自试用毒品,以了解毒品的作用,然后再游说“客户”购买毒品。

“我在被迫当毒贩期间,也逃不过这个‘定律’,除了必须提炼和销售毒品,我也得亲自‘试毒’,并就此染上毒瘾。当时压力真的很大,且我的世界和是非观也在一夕之间颠倒了。过去,我对烟酒极为厌恶,但在当上毒贩后,我却被迫吸毒。虽然这事情对我的冲击很大,但我却不敢告诉任何人。”

他披露,由于压力越来越大,他后来开始沉溺于“药爱性行为”,即与性伴侣边吸毒边性交。“当时,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通过社交软体到处约人。我会在软体上注明英文字母‘cf’、‘chill’、‘netflix and chill’等,或是留下一个‘冰’的符号,藉此暗示他人我要的是‘药爱性行为’,以吸引同道中人与我一同狂欢。”

在当毒贩的期间,他白天就忙着贩毒,晚上就通过社交软件疯狂约人,然后疯狂做爱。

“虽然冰毒带来的快感可为性爱助兴,但在性爱过程中,单靠冰毒是不足够的,所以我就另加服食伟哥‘助阵’,这才能完完全全的投入药爱性行为所带来的欢愉里。那段时间其实很辛苦,药效发作时,我就彻夜难眠,并处于亢奋却毫无食慾的状态中,待药效消退以后,我又陷入抑郁的情绪中,甚至因此感到意志消沉。”

毒品致出现幻听症状

2017年12月,诺亚决定离开吉隆坡,并回到东马的家乡。

“当时,我听说那3名逼我贩毒的男子落网了,所以,我便趁机离开吉隆坡。我返回家乡后,才敢把自己的遭遇告诉家人和身边一些好友。”

回到东马以后,虽然他得以过着风平浪静的生活,但他却无法戒掉毒瘾。“我曾试着停止吸毒,但不久后却又无法自拔地沉溺其中。不过,我已不再像过去般疯狂沉迷于药爱性行为,目前,我只是偶尔享受药爱性行为所带来的快感。”

他披露,吸毒不但使他感到抑郁,同时,他也开始出现幻听的症状。“明明是隔着厚厚的一道墙,但我却觉得自己可以听到隔壁邻居所说的话。”

好奇试毒或赔上性命

冰毒也称为甲基苯丙胺或甲基安非他。吸毒者在吸食大剂量冰毒后,会出现精神亢奋、性慾亢进,对食物和睡眠的要求降低的现象。

不仅如此,吸食冰毒者的情绪也会被放大,引致许多激动不安和暴力行为。有些人因误以为冰毒可以增进能力和提神,而吸食冰毒,或以“试一试也无妨的心态”去尝试这种会摧毁健康的毒品,结果最终反而为此赔上前途或性命。

冰毒是一种没有气味、外观呈白色和味带苦涩的水晶粉末,而一般吸毒者是通过服食、鼻吸、抽吸或注射的方式使用它。虽然它能刺激人体产生强烈的愉悦感和亢奋感,但这股亢奋感来得快也去得快,而吸毒者却得为这短暂的亢奋感赔上健康。

女公关因毒品过量而送命

根据英国性健康和爱滋病协会2013年的报告,当地每月都会新增100名爱滋病患者,而这些患者的年龄是介于15至70岁之间。

当时,虽然当地人已发现爱滋病患的人数剧增,但他们并未意识到这与“药爱性行为”有关。直到最近两年,药爱性行为才开始受到各界的关注,这是因为英国发生一名18岁少年在和性伴侣进行药爱性行为时猝逝的事件。

药爱性行为除了导致爱滋病病例增加,同时,许多进行药爱性行为者也常把不同的毒品混在一起使用,使得他们的性命受威胁。

在大马,γ-羟基丁酸(GHB)和冰毒是最常见的性爱毒品,而一般沉溺于药爱性行为者除了吸毒外,还另加服用“伟哥”,这使得使用者过量用药而致死亡的风险提高。

此外,随着毒品种类“推陈出新”,且损害健康的药效越来越强,即使只是吸毒而未进行药爱性行为,也极易因为吸毒而中毒或甚至死亡。

今年6月,在新山担任女公关的一名罗姓女郎便因为体内出现过量毒品而枉送性命。事后,她的家人指她是遭人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