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害人生完结篇】日当律师助理夜做陪酒女郎跨性人吸毒自毁后戒

2020-06-13 阅读286 点赞936
【毒害人生完结篇】日当律师助理夜做陪酒女郎跨性人吸毒自毁后戒【毒害人生完结篇】日当律师助理夜做陪酒女郎跨性人吸毒自毁后戒【毒害人生完结篇】日当律师助理夜做陪酒女郎跨性人吸毒自毁后戒【毒害人生完结篇】日当律师助理夜做陪酒女郎跨性人吸毒自毁后戒【毒害人生完结篇】日当律师助理夜做陪酒女郎跨性人吸毒自毁后戒【毒害人生完结篇】日当律师助理夜做陪酒女郎跨性人吸毒自毁后戒

灯光昏暗,乐声喧闹,舞池中晃着许多飘忽不定的魅影。

无论经济好坏,每天入夜后,大部分夜场包括酒吧总是人声鼎沸。虽然夜场的消费总是特别高,但其生意量却似乎永远不受经济衰退的影响,只要夜幕低垂,酒客就自然涌现。

夜色越深,舞池的人影越多,而当中的男男女女全都随着震耳欲聋的迪斯哥音乐,疯狂地晃动着自己的身躯。不过,放眼望去,总是较易看到女性的身影,因为一般女性在舞动身躯时,一头长髮也随着左右上下扫动,让人可以轻易辨别出其性别。

虽然有人嫌这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场所过于嘈杂喧闹,但也有人为这场所的狂热而癡迷,早年的珍妮(Jane Kassim)便是其中一人。

夜场享乐忘却内心伤痛

生就“男儿身女儿相”的珍妮说,在他还年轻的时候,夜场里的昏暗灯光和喧闹乐声,不但可以让他暂时忘掉现实生活中所承受的压力,同时也可助他暂时忘掉不堪回首的往事和那些残留在内心里深处的伤痛。

所以,对他来说,夜场曾经是他寻找慰藉的避风港。不过,随着年纪渐长,他渐渐变得成熟,且不再藉夜场生活逃避现实。

而今,现年48岁的珍妮提起这段曾经荒诞的年轻岁月时,尽是一脸的云淡风清。

他披露,他虽生就男儿身,但其男性身躯里却住着女性的灵魂,于是,他从14岁起就开始根据自己的意愿穿上女装示人,而他的家人也相当开放,对他选择当跨性人的决定坦然接受。

虽然家人在选择性向方面给予他百分百的自由和支持,但他始终感觉生命有所缺憾,因为他年幼时即面对丧母之痛,且长时间未能感受到母爱的温暖。

躲公司厕所吸毒解瘾

在二十多岁的青春岁月里,珍妮过得极其糜烂。他先是吸食海洛因,后来又吸食冰毒。

在开始“追龙”的日子里,他几乎每小时都会吸一次海洛因,以满足他对毒瘾的饥渴。即便是在办公室上班期间,他也会悄悄躲在厕所里吸食海洛因解瘾。

“由于海洛因的气味很淡,所以,同事都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

情感需求或致药物成瘾症

美国作家约翰海利(Johann Hari)在他谈论药物成瘾的着作《Chasing The Scream: The First and Last Days of the War on Drugs》中指出,一般人不应只着重于协助药物成瘾者戒除药瘾,而应该帮助上瘾者建立健康的人际网络。

网上也有越来越多的研究指出,药物成瘾的背后原因很可能是情感需求无法被满足。

近年来在同志圈子里极为流行的药爱性行为也揭示了LGBT族群在各方面的艰难处境,他认为,若要遏止药爱性行为,那就得从最根本做起,即停止恐同。

此外,所谓“沉默就是纵容”,所以,希望更多对毒品有所理解的人士能主动宣导毒品对人类的危害,以免越来越多年轻人因无知而深陷毒海,就此赔上一生的前途和健康。

图以药爱性行为寻关爱

在电影《药爱》中建立第一个LGBT性健康诊所的谘询师大卫认为,“药爱性行为(Chemsex)不仅仅是大家表面所看到的用药助性这幺简单,其背后成因其实非常複杂。

“由于许多同志在成长过程中受尽歧视、霸凌,并认为自己没有价值,且怀有强烈的羞愧感等。渐渐的,他们便尝试在‘药爱性行为’所带来的短暂快感中寻求亲密感及自我价值。”

他说,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上述电影中曾参与许多药物性爱派对的胡立安,后者在受访时谈到他的亲身感受,且言谈间带着显而易见的懊悔。

“我沉迷于药爱性行为的那段日子,其实也在寻觅着真正关心和爱护我的人,但显然没有人是认真的。”

隐居霹州戒毒瘾

珍妮披露,上世纪九十年代所盛行的毒品多是以摇头丸和海洛因为主,直到千禧年,冰毒才开始在吉隆坡的夜店肆虐,且其蔓延速度更一度超越执法单位所能控制的範围。

“无论是到夜店打工或吸毒,全都是出自于我的个人意愿,从来没有任何人强迫我吸毒。而我当时也非常享受边吸毒边性交所带来的快感。加上当时在夜店工作,所以就很自然的和毒品沾上边。”

直到2007年,他才痛下决心独自远赴霹雳州一个小镇闭关戒毒,并尝试断掉和毒品的一切链接。

“当时,我是因为想到年迈的父亲而感到于心不忍,同时也不希望自己再继续沉沦下去。由于我的毒友全都身在吉隆坡,于是,我心想,只要离开这座城市,或许就可以让我和毒品切断关係。那时候,我也迫切想要过全新的生活。”

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霹雳州隐居了好几年后,他终成功戒掉毒瘾。

因为自己亲身走过,所以,珍妮非常能够理解毒品的强大摧毁力。如今,他常常给予年轻人劝告,希望他们勿步其后尘,以致白白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岁月。

“我常说,你们用来买毒品的钱,已够你们用来买很多的日用品,包括让自己变得更美的化妆品,这不是更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