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火箭改选拒竞选州委‧巫程豪不蝉联州主席

2020-07-17 阅读603 点赞435
柔佛火箭改选拒竞选州委‧巫程豪不蝉联州主席(柔佛‧新山29日讯)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巫程豪宣布,他在明年1月份柔佛州行动党改选时,不寻求蝉联州主席,也拒绝提名竞选州委。他週二在记者会上,再次抨击行动党中央领袖在柔州行动党进行颠覆行动及刻意製造派系斗争。他说,他原本希望能在愉快的情况下宣布不寻求蝉联州主席,没想到会闹到这幺不愉快。续助民联在柔札根现年48岁的巫程豪从政19年,问他会否对行动党感到失望,他说不会。巫程豪自2005年起担任行动党柔州主席至今共3届,早在2000年他还是社青团团长及皇后花园支部秘书时,他已经提议党要职不做超过3届。拒绝提名竞选州委的原因,他说,他不想让人有垂帘听政的想法。至于下一届大选上阵问题,他说一切随缘。他说,他期望全面放手州内党务,让新的州委会能在没有任何干扰之下重新整合,也希望各造尊重新任州委会的法定自主权、义务和责任。“我将继续担任州主席直到明年1月份交棒为止。我希望各方不须揣测,我将继续协助柔佛州行动党和民联,在柔佛州继续成长和扎根。”他说,不论谁接任州主席,他希望对方能做到更大的成就。“我会放手,但不完全退出,也不会垂帘听政,我还是会继续贡献我的力量。”至于在州议会的反对党领袖职,他说,届时就由州议会的12名反对党议员来决定。针对他会否结合吉打、马六甲遭行动党中央领导“干预”的州领袖人的力量,他说:“我们不需要这样做。中央领袖是由中央代表选出,但中央代表并非给予他们绝对的权利,只是他们要负起绝对的责任。”宣布弃选反而鬆口气巫程豪说,他的心情没有失望或挫败感,宣布后反而鬆了一口气。询及明年1月过后,还是行动党中委的他会否全国“走透透”,他指出,如果其他州邀请他,他不会吝啬分享。至于谁接手州主席及外州人担任柔州主席的问题,巫程豪说,这应该由基层来决定。“在11月的州议会后,我会去美国旅行,探望在那里唸大一的女儿。”树立新政治文化全面放手非难事巫程豪说,柔佛州行动党内部没有问题,只要没有有心人故意颠覆和分裂,行动党将在下届大选和民联友党一起执政柔佛州。他指出,他是经过数月的深思熟虑,才决定不寻求蝉联州主席及提名竞选州委。“我要以身作则,树立新的政治文化,证明全面放手不是件难事。”“有人攻击我害怕新生代取代我在柔佛州的领导地位,这是不确实的指责。我和邓章钦、丘光耀在2000年,于礼让金山重组柔佛州行动党社青团,并培养出不少新议员。我必须警惕新议员,尤其是入世尚浅的年轻议员,虚心学习,才能保住好不容易赢得的席位。”他指出,他在2000至2005年担任柔佛州社青团团长,2005年担任州主席至今,无怨无悔地建立和扩大基层。“2008年党中央改选时期,我接到消息,指有中央高层领袖在酒店客房密谈,尝试游说一些中央代表把我和邓章钦踢出中委会,但是我都一笑置之,甚至在2013年大选欢迎中央领袖来柔佛州上阵。我这幺做,完全是以大局为重,为甚幺还有人对我看不开呢?”赢选不能靠个人魅力巫程豪指出,打赢一场选战,不是单靠个人领袖的魅力,还需要多方面的配合。“这次大选行动党获得胜利,除了归功于林吉祥回巢领军掀起的政治旋风,还有民间反风,以及柔佛州行动党基层和州委会成员多年无私的奉献和努力,都是取胜的因素。”他指出,如果要在柔佛州扎根,民联各党包括行动党必须实事求是,脚踏实地参与社区服务,才能把脉社会所需和民声,长久立足于柔佛州。“遗憾的是,有些人对我的言论感到不满,认为只要靠着反风和领袖个人魅力,就可攻克柔佛州。在一个健康的政治文化,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分享权利和荣耀,分担责任,党组织才能继续壮大。”巫程豪说,他是诚心邀请林吉祥回归柔佛州,也希望林吉祥能担上有史以来马来西亚第一位非马来人副首相,藉此打破马来西亚种族政治挂帅的不健康文化。“有人藉着搞好组织的名堂,实际上是在自我颠覆党组织,并且刻意抹黑我,令人心痛。”不受中央信任才选择放手巫程豪说,他不寻求蝉联州主席及拒绝提名竞选州委,并不是受到外界的压力。相反地,外界希望他继续领导柔州行动党,惟中央领袖不相信他,才让他选择放手。他指出,派系斗争是有人故意製造的,他们要分而治之,可是这是过时的手段。“我不认同这点,我要的是分享权利,分担责任。”他说,他不会点出他所指的中央领袖名字,不过他已经在中委会说出。“我希望他们能纠正做法。”他指出,其实基层都知道搞破坏的“中央领袖”是谁,也知道他们做过甚幺事情。巫举例四大被抹黑行动:(一)大选前串联没得上阵的失意分子,製造候选人名单全由他个人决定的谎言,导致一些失意分子指责他独裁。事实上,当时州遴选委员会还没有向党中央提呈任何候选人名单,党章也清楚注明中央具有决定候选人的绝对权力;(二)有特定人士藉着搞好组织的名堂,加深失意分子的不满,声称林吉祥在振林山国会选区上阵,被他牵制和害怕被他拉后腿,候选人名单必须根据他个人决定的谎言,造成人心惶惶,他必须面对不必要的颠覆性指控;(三)有关人士散播谎言指州委会没有贡献,唆使年轻和刚入党党员和州委会对抗,形成无必要的利益派系斗争。实际上,虽然州委会资源有限,大选期间的大部份竞选开销和策划都由州委会承担,和在他的领导和鼓吹之下,重组社青团和妇女组两翼。他常说,州委会必须有两支翅膀才能高飞。(四)中央高层和失意分子密谈,尝试成立支部蓄意绕道州委会,造成不必要的猜疑和派系斗争。‧2013.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