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一句:笔都捉不好怎画画‧障友发奋当设计师聘障友

2020-07-31 阅读203 点赞540
老师一句:笔都捉不好怎画画‧障友发奋当设计师聘障友(吉隆坡11日讯)29岁青年张志伟在3岁时即罹患神经线萎缩症,12岁时更因下半身瘫痪,而终身需靠轮椅代步,虽然他不良于行,但他从不以残疾为耻,并坚定心志,立誓当一名出色的网页设计师,但学院老师毫不留情的的一句话:“你连笔都捉不好,怎幺画画?”,却击溃了他的信心。然而,毅志力坚强的他只沮丧了一阵子,就继续埋头耕耘并发奋图强,最终,他不但凭着实力考获网页设计专业文凭,同时也在数年后与同患残疾的好友携手创办多媒体广告及网页设计公司。就在他成功圆梦之际,他也不忘协助其他障友,并积极聘僱障友,让障友在得以发挥长才之余,也可以向世人证明残障人士也能自食其力。“我也想藉此告诉所有残障人士:‘只要他们勇敢踏出第一步,他们就一定能达到目标。”来自柔佛麻坡的张志伟出生时与一般婴儿无异,可是,他3岁那年开始出现双脚无力、走路东倒西歪的症状。由于他的双脚逐渐弯曲变形,他渐渐改为用脚背走路,并因此在跌跌撞撞中渡过童年,直至12岁,他更是完全丧失站立和走动的能力,被迫终身与轮椅为伍。回首这29年来的人生路,张志伟接受《》访问时,先从童年开始忆述。他说,小学一二年级的课室都在楼下,所以,他那时还可以轻鬆进入课室,可是到了三年级,因为课室设在楼上,他被迫一步步缓慢的上下楼梯,结果,校方因担心他会发生意外而建议他转校。升上独中后,张志伟6年来都是坐在轮椅上活动,所幸他在这段期间受到老师和同学的特别照顾,才使他可以顺利完成学业。中学开始为将来舖路“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与众不同,但却不想被别人当异类看待。在羡慕同学都可以迈开步伐追逐青春的当儿,我也暗自在内心立下当个常人的目标,并冀望自己将来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网页设计师,以便自力更生。”“我从没想过要挑战体能上的侷限,我只是想在能力所及的範围内实现我的梦想。”于是,张志伟从中学时期开始为自己的将来舖路,他不但负责管理学校的网页,同时还为学校校刊设计网页。2001年,他到吉隆坡一间学院攻读网页设计创作课程,毕业后,他凑巧遇上双福残障协会创设资讯网页的机缘,让他有机会一展身手,2年后,他辗转到绿野仙蹤职业培训学院当残障人士的职业培训导师,负责教导广告和网页设计课程。“在吉隆坡,每一步虽很艰难,但我还是成功挺了过去。”2007年,他在取得经验和人脉后,遂与残疾好友欧旭光合伙开创广告、网页设计公司――at Home Creative,以便藉此告诉所有残障人士:“我们一样能!”曾经消沉家人鼓励创业张志伟的38岁合伙人欧旭光是在20岁遇到车祸后,因为脊髓神经受损而再也无法站立起来。无法接受现实的他,消沉了整整两年,才在家人的鼓励下,到吉隆坡接受治疗和职业培训。“我是在遇到张志伟后,得悉志伟有意搞公司,便决定和他一起创业。”已结婚的欧旭光与在独中教书的妻子育有一名孩子,过着与常人无异的幸福日子。读学院首日被老师奚落中学毕业后,张志伟为了理想,也为了确定自己可以独立,遂决定离开孕育自己18年的家乡和家人,到吉隆坡一家学院选修多媒体文凭课程,没想到,他第一天报到,老师就对他说:“你连笔都捉不好,怎幺画画?”,宛如一记重锤击中他的心口,令他深感挫败,并哭了一整晚。他说,当时,他几乎想放弃一切返回家乡。“中学那几年,虽然我的手部不灵活,但我的学业成绩标青,尤其在美术方面,只要给我一台电脑,我就能交出很好的作品,可是,那位老师却是叫我用笔画画。结果,老师看我捉笔捉得不好,所绘的图画又歪歪斜斜,便脱口说出那句话,严重打击我的自信心。”他在受挫后,一度感到极度自卑和委屈,并哭了整个晚上,频频嚷着要回乡。“还好当时一位自小扶持我的朋友不但陪我哭,并安慰我,以及为我分析情况,在他的鼓励下,我决定留下来再尝试。”“回到学院后,我尝试与老师沟通,让他了解我的情况,而老师过后也破例让我在第一年的课程直接使用电脑绘图,至于其他学生在上第一年课程时,都只能用笔绘图。”他说,如果他当时自我放弃,并一走了之,他相信自己现在必后悔不已。残障职员1:吴冠延走出家乡自立开拓事业在广告、网页设计公司任职的24岁吴冠延和老闆张志伟一样,患的是肌肉萎缩症,他从小学开始就因为无力站立而需终身坐轮椅,即便如此,他仍乐观以对,以开朗的心态面对明天。中学毕业后,吴冠延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可以自立,决定走出霹雳实兆远,到吉隆坡开拓另一段人生,并在向张志伟学习电脑网页设计后,加入张志伟的公司成为一份子。“也许是因为我幸运,来到吉隆坡,我结识到很多朋友,很快的找到工作,也看到未来的方向。”残障职员2:郑宇涵华小拒收自修中英文25岁郑宇涵患有先天脑性麻痺,他一出生就因脑部缺氧受损而导致残疾,包括手脚肌肉不听使换,无法站立,无法握笔,也无法清晰的说话。宇涵在受访时,睁大眼睛,很努力的撑着喉咙说话,但记者也只能听出大概,原以为记者茫然的神情会伤害到他,没想到,反倒是宇涵大方的自我揶揄说:“哈,你听不懂我说甚幺吧!”还好,访谈后来在吴冠延的协助下完成。与吴冠延比较起来,郑宇涵的求学路坎坷了许多。被华小拒绝的他,只能到痉挛儿童中心就读,由于该中心只教导国文,郑宇涵唯有自修英文,再加上母亲充当华文老师,使得他即使没有接受过正统教育,也可以掌握到中学的中英文程度。升上中学之后,郑宇涵因为无法握笔写字,以致没有办法参与考试,没有一纸文凭成了他心中的遗憾。幸好,他后来进入残障职业培训学院,终让他有机会一展才能,成为网页程序编写员。谈到未来,郑宇涵希望自己可以好好的工作,赚多一点钱,然后请个人照顾自己,以减轻双亲照顾他的负担。开公司让障友展才华张志伟披露,他开办广告、网页设计公司,除了是要证明残障人士的能力,同时也希望藉此吸纳更多具潜能的障友,让他们有机会一展才华。也因为如此,他的公司在开业一年半后,即增聘了2名残障朋友,在加上其他4名四肢健全的职员后,他的公司共有8名员工,而在他的带领下,该公司已成功稳步迈入第3个年头。此外,他也一再强调,残疾并不是一种错,所以障友不应自我惩罚或自我封闭。“残障人士也不应自怜,或一直渴求别人的关怀与同情,当然,更不要觉得自己与别人不同,反之,障友应坦然把残疾视为人生轨道上的一个挑战,只要加倍努力和奋斗,障友同样可以实践理想和梦想。”德士拒载搭巴士被埋怨对坐着轮椅的张志伟而言,到吉隆坡寻梦,最难的不是课业问题,而是衣、食、住、行的问题,当中最考验他的便是“行”。他说,初时,他搭巴士去上课时,上下巴士需要同学帮一把,往往耗费不少时间,结果引起不少乘客埋怨;踏入社会后,靠搭德士上班的他也常常遭司机拒载,令他大感无奈。“你可以想像坐轮椅搭巴士的情景。那时候,同学扶着我,我也是千辛万苦才可以跨上巴士,但多是坐在巴士的梯级上。下巴士时,同学则需先把轮椅拿下巴士,并在打开轮椅后,再扶我下车。”他说,工作后,他搬到蕉赖居住,并改搭德士,但很多时候会面对司机拒载的情况。“他们远远看到我坐在轮椅上,怕麻烦都不愿停车。后来我就通过电话召德士,依约到来的司机虽无法拒载,但不免会嘀咕一番。”在吉隆坡生活了10年,张志伟自言很喜欢这个城市,因为它对障友来说,算是一个相对方便的都市。“在这个都会,其实并没有太多人理会别人是否残障人士,基本上,我们要怎样生活,都是由自己掌握。”也因为如此,张志伟可以无拘无束的过着自己嚮往的生活。他也曾搭德士到KLCC逛书展、独自一人坐轮椅外出用餐,并曾到泰国和台湾等富有艺术文化气息的国家旅行。从小父母当正常人训练从小,张志伟就在一个健康的环境成长,父母不但视他为正常的孩子般训练,还如常带他出门,让他勇敢面对众人,遇到困难要自己解决,成功造就了他今天事业上的成就。“在我决定到吉隆坡读书时,父母其实是很担忧和不捨得,可是他们知道,如果一直把我绑在身边,我永远都无法长大,所以还是忍痛让我走。”对张志伟来说,父亲是他生命中的一盏“明灯”。“父亲一直以来给我很大的信心,也一直很支持我的选择以及我想要走的路。当我决定创业后,父亲二话不说的就召集家人出资帮助我,让我得以如此迅速的就达成梦想。”在生活上,张志伟很感谢一直以来扶持他的朋友,尤其是那位从小到大陪着他的朋友。“他一直是我生活上不可或缺的左右手。在吉隆坡的这些年的生活起居,基本上都是有赖他在打点,尤其是一些我能力能及的生活技能,都是他在代劳。”他在自学院毕业后,一直与这位朋友一同生活,而他现在上下班也是劳烦这位朋友载送。拒绝博同情靠实力招生意张志伟与拍档合伙开设的广告、网页设计公司,因着残障朋友的名义,让他们在过去3年来招揽了不少生意,但张志伟并不想通过“博同情”的方式争取顾客,他强调,他要致力以作品素质来取得顾客的认同和支持。他指出,2008年,他们曾参加障友创业展,2009年,他车也进一步参加吉隆坡设计周活动。他们在这些展览活动里设置摊位,并售卖公司员工设计的T恤,过后,该公司也参加全球环保袋设计比赛,并成功挤入10强之内。“设计行业竞争非常大,我们不可能长期依靠他人的同情在业界生存,即使是残障人士创办的公司,也一样要设法在商界突围而出,这也正是我们公司努力的方向。”‧2011.08.11